大学校园网

大学校园网 > 大学生新闻 > 校园文学

天使,就在你身后

梦幻中,在湖的对岸,可能还有一个天使,正轻轻扇动着翅膀,迎接着我的到来。留心一下身边的关怀,不用再苦苦的寻找,可能,你会发现,他一直就在你的身后。

(一)

夜幕降临的时候,繁星点点,像遥远的天灯一样。我常常在教室里,找一个靠窗的角落,支着下巴,一边凝望着这深邃的夜空,一边通过耳机聆听收音机里的广播节目。舒缓的背景音乐下,听着主持人娓娓动听的声音在那儿讲述心情故事,就好象正坐在一艘小船上,在夜色笼罩的湖面上慢慢悠悠地划着,迎面吹来全是宜人的晚风,湿润而又温柔。水一样的心情,就像一个笼罩着轻纱的梦,梦幻中,在湖的对岸,可能还有一个天使,正轻轻扇动着翅膀,迎接着我的到来。

我喜欢这种宁静的夜晚,喜欢一个人在音乐的河流里徜徉漂流,也喜欢上了主持人这个职业。大学毕业后,依靠父母的关系,我回到了父母的身边,回到了那个生活多年的小城市,并且如愿以偿地进入了一家本地的广播电台。

走近广播电台播音间的时候才发现,在电波的彼端所想到的那个美丽的工作场所和眼前的小房间实在有着很大的差别。一个几乎不透风的小屋子里,拥挤地摆满了几张桌子,桌子上堆放的是播音的设备。在小屋子的后面,隔着半边墙是导播间,更小,也更拥挤。在导播间里,坐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看起来好像是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被挤扁成了这个身材。想到这儿,我忍不住冲着他微微地笑了一下。他表情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似乎眼中有亮光一闪,然后轻轻地说:“我是导播小宁,欢迎你的到来,合作愉快。”

想着即将到来的那些宁静的夜晚,那些舒缓的音乐,还有那些动人的故事,我充满向往地把自己塞在了桌椅之间,期待着美好的明天。

(二)

因为是新手,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实习之后,领导安排我主持一档在晚上11点钟之后的热线节目。这个小城市,晚上11点钟之后,基本上是步入了黑夜的深处,劳累了一天的人们也都渐渐进入梦的天堂。只有少数人,还在寂寞地活动,譬如我,就还在电波的这一头等待热心听众的来访。

每次节目后在回家的路上,我都会刻意地去仰望星空。漆黑的夜空里,很多星星在眨眼,好像默默地询问和关注,好像一双双熟悉的眼睛,不记得在哪儿曾经见过。

每天晚上都在那儿伴随这音乐讲述一些事先准备好的故事,然后在有热线接入的时候中断下来,开始和听众交流。当然,这只是计划的样子,其实,一个月下来,就根本没有热线电话打进来过,只留下我一个人在那儿絮絮叨叨。我觉得无趣之极,领导也感到很不满意。

我很失望,宁静的夜晚开始变得漫长而无聊。除了导播间的那个闷瓜导播插播的音乐,每天我都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一个人在夜色笼罩的湖面上慢慢悠悠地划船,时间久了,也会感到困倦。终于,有一天,在播音间里我突然感到一种深刻的寂寞和孤独,念着念着稿子,禁不住伤感起来,声音渐渐呜咽,仿佛一只失群的大雁寂寥地在飞翔,有一种很想哭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沉寂很久的电话铃突然响起来了。就好像听见哑巴说话了一样,我惊奇得忘了自己的伤感,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电话里的听众一直在问:“喂,请问是‘午夜心情’节目吗?”,问了几遍之后,我听见导播在隔壁敲了敲墙,才回过神来,对着话筒说:“喂,您好。这里是‘午夜心情’节目组,我是主持人天平。请问先生贵姓?”

电话那头沉寂了一会儿,然后一个沙哑的声音说:“我不想说出我的姓名,你就叫我‘求救的天使’吧。”然后,“求救的天使”先生开始说出他的故事。原来,他也是刚刚参加工作,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很喜欢这项工作,可是现在发现和当初想像的不一样,感觉很失落,看不到未来,希望能够在热线里面倾诉一下自己的苦恼,寻求帮助。世界真的很奇妙,在我自己正需要安慰的时候,居然有一个比我更苦恼的人在向我倾诉!一段时间以来的苦闷仿佛在一瞬间就一扫而光,我开始对他开导起来,拿自己的经历现身说法,鼓励他振作精神,再坚持一段时间,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

“求救的天使”先生在节目结束之前接受了我的建议,十分感谢的挂断了电话。开导完别人,自己也变得豁然开朗,所有的不愉快都烟消云散,我的心情好极了,下班后还在想:“求救的天使”,出现得太及时了,对我来说,还真是个来求救的“天使”啊。

走出电台的大楼,抬头看天,漫天星空也变得格外地璀璨。分明地感到,一颗很大的星星,悬挂得特别明亮。

(三)

第二天,我精神抖擞的来到了电台上班。心情太好了,好像头顶着一颗太阳一样,走到哪儿都觉得阳光明媚,路过导播间的时候,特意给那个闷瓜似的导播热情洋溢地打一声招呼。可能是我的热情感染了他,他也露出了笑脸,冲我点了点头。

趁着高兴,我客气地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们的节目红火起来。他微微地笑了笑,说有一个办法,只是需要我的配合。

难道闷瓜导播还有什么高招?我不仅开始好奇起来,问他是什么办法。

他说,先不讲办法,先讲讲一个叫玛霞·贝朗治的主持人吧。

“玛霞?”

“对,一个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广播员,80年代的时候,她主持的‘喂,玛霞’节目——深夜一点到三点在电台做现场广播,成为广播电台的‘夜半心声’。她每年接听1500次电话,收到2.5万封来信。经由一系列转播,她的广播在整个西欧、中东、北非和澳洲都可听到,面对1000万左右广播听众。”

“1000万听众?”我被深深地震撼了。

“是的,1000万。我们没有这么多的听众,不过,你需要的是那种面对1000万听众的勇气和热情。把自己想像着有着这么多的听众,拿出足够地勇气和热情,来努力地把节目做好,这就是我的办法。”

“可是,我们的听众在哪里呢?”

“就在电波的另一端!你看,我们的城市里有一所大学,一所大专,还有很多职业学校。学校里的学生,都是我们潜在的听众。你可以在关于就业和爱情这两个方面好好做一些节目,一定会红火起来的。我可以帮你制作一个网页,在网上和听众互动,吸引更多的听众。”

真是人不可貌相,我甚至有些后悔没有早些和这个被挤扁了的导播好好交流了。

(四)

小宁是个很认真的人,说干就干,很快就把网站建立起来了。

在网站建立起来不久,我的节目渐渐出现转机。更让我感到惊喜的是,“求救的天使”先生也出现了,在网上发来不少邮件。他好像认真地听过我的每一期节目,细心地指出每一期节目中的不足,然后提出一些有益的建议。说来奇怪,有些意见,小宁也说起过,可是有时候我好像听不进去。一样的道理,小宁说起来就是没有“天使”先生说得中听。有时候偶尔会和小宁争执,通常他会主动的放弃,而我,冷静下来后,也常常会后悔自己的固执和偏激。

依然喜欢和星星交谈,满天的星星闪啊闪,美丽而又充满了神秘。有时候我会觉得很遗憾,这些闪亮的星星为什么是每一颗都单独地在那儿不停地闪,显得遥远而微弱?假如能够把两颗星星的亮度合在一起,该是多么的璀璨夺目!

无意中,又一次和小宁争执了起来。最后,我激动地说:“你总是说我的方案不好,难道你有什么好的方案能够让我们的节目马上红火起来?不需要1000万听众,只要1000人在收听就够了。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毫无疑问,我的这句话像一记重拳一样,把他击回了自己的座位,默无声息,满脸通红,看起来像一只下了锅的虾。突然间,我有些后悔,却又不甘心就此道歉。

第二天,我在网上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求救的天使”,问他是不是自己做得太过分了。很快,收到了他的回信。他说,不能全怪我,毕竟我也是为了把节目办好才这样子。最后,他竟然很神秘地告诉我,说他有办法让我的节目在一个礼拜之内收听率大增,让我等待着看奇迹的发生。留下了一个大大的悬念,他就奇怪地消失了,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任凭我一再发邮件追问,也没有回音。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一直想找个机会给导播小宁倒个歉,可是每次碰到他的时候,都是看到他在匆匆忙忙地准备节目。偶尔在走道碰面,他也只是木木地一笑,一脸地疲惫。搞不懂为什么他突然变得如此精力不济,一天晚上在插播音乐的时候居然把歌曲放错了,弄得我一阵狼狈。我出奇地没有因此对他发脾气,就当是和上次我没有道歉扯平了吧。

“求救的天使”没有再出现,他说的奇迹却出现了。

我的节目中,突然听众多起来了,热线电话络绎不绝。令人奇怪地是,打电话进来的人,几乎都会祝福我把节目越办越好,然后和我一起谈论就业,探讨人生,偶尔也会说说爱情的话题。很高兴能够在节目中出现这种现象,领导也开始为此对我予以表扬。可是,导播小宁,却开始这一段时间里开始变得没精打采。看着他,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遗憾,应该说节目能够办成今天这个样子,他是功不可没的,只是到了关键的时候,却看不到他的作为。很想知道那个神秘的“求救天使”究竟用了什么办法,为我缔造了一个奇迹。也很想知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浩瀚的星空,像幅画卷一样精美绝伦,也像大海一样神秘莫测。

(五)

终于,在一次节目中,我知道了“求救的天使”的秘密。原来,他替我去各个学校散发传单去了,替我宣传“午夜心情”的节目。他把我的节目描述得跟童话中的花园一样纯净,把我比喻成花园里的公主,号召大家和他一起来守护这个花园,就像童话里一群天使一起来守护公主。一个听众说,他第一次去散发传单的时候,正赶上大风天,整个人站在那里,看起来就像是一位风的天使。

更有热心的听众在询问我,发传单的是什么人。于是,在节目中,我给大家讲述了一下关于“求救的天使”的故事。这一期节目播出之后,在听众里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他们都想亲眼去看看天使的样子。可是,天使没有再出现,节目红火了,他不用再去散发传单。和上次一样,他又从人间蒸发了。一段时间以来,打热线电话进来的听众,多数都是询问天使的下落。最后,他们建议我做一次专题,发起一个寻找天使的行动,因为很有可能那位“求救的天使”一直在关注我的节目,或许在这次专题节目中听到大家的呼吁后,会现身出来。

一轮明月挂在中天,洁净的天空里看不到几颗星星,夜空里那些熟悉的眼睛隐藏在神秘的光晕之下,营造着无穷的好奇。神秘的“求救的天使”,他究竟是谁呢?

在小宁的帮助下,我终于成功地酝酿出了一期“天使大搜捕”的专题节目。“有这样一位天使,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出现了。他为我和大家营建了一座美丽的星夜花园,他让我幸运的成为这座非常美丽的花园中的公主,他为我们的花园带来了很多做客的天使。现在,公主和做客的天使都在等待他的出现……”,节目开始播出之后,很多热心的听众一起在节目中和我等待这位神秘的嘉宾。甚至还有一些听众打电话进来,直接对天使进行呼唤,希望他听到节目之后主动出现。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参与节目的热心听众是越来越多,有些听众说他们一个班级的同学都在一起听收音机,并且祝福我可以找到这位天使。还有一个女孩打电话进来说她很感动,正在和男朋友一起在操场上收听节目,说她希望那位善良的天使哥哥能够挺身而出,千万不要让大家失望,说着说着她轻声地哭了起来。

随着节目尾声的临近,节目的气氛渐渐从热烈变得伤感起来。有些听众开始打电话进来安慰我,同时更加真诚的呼吁“求救的天使”勇敢地站出来。一个听众建议,在最后的五分钟了,除了“求救的天使”,谁也不要再打电话进来,让我们大家一起等待天使的降临。热闹的电话突然安静下来了,我开始一边读着稿子,一边忐忑不安的和大家一起等待。看着时钟分分秒秒的过去,我开始失望起来,甚至有些难过。不知不觉中,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哽咽得说不出话了。

最后半分钟,电话响起来了。

“你好,天平。我是‘求救的天使’。”依然是那个沙哑的声音。我激动地抓起话筒:“你好。求救的天使,你在哪里?我和大家都在等着你!”电话的那头突然沉寂了。这个时候,节目结束的音乐响起来了。

突然,导播小宁走了进来,静静地望着我,说:“我在你身后。我就是“求救的天使。”

众里寻他千百度,原来,天使就在我的身后。

校园文学推荐

玫瑰色的情缘,甜蜜后的忧伤

玫瑰色的情缘,甜蜜后的忧伤

玩火自焚是个古老的传说,游戏者被自己精心所设计的游戏而弄得伤痕累累,我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古老的套子里。却无可避免,无法停止……

天使,就在你身后

梦幻中,在湖的对岸,可能还有一个天使,正轻轻扇动着翅膀,迎接着我的到来。留心一下身边的关怀,不用再苦苦的寻找,可能,你会发现,

原来你一直在我心中

闲得无事的时候他总喜欢坐在窗前对外跳望,对着他的窗口的是军分区办的一所幼儿园。住在他对门的小六的孩子就在那读大班,还是周凯去医

分手后的雪

分手后的雪

雪,你的自己犹如你的名字一样纯洁无瑕。当天空下起雪花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了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世界。我一个人站在空荡荒芜的操场上,沉

走过夏天

每天呆在家里,不想出门,不想见朋友,不想说话,因为那样太麻烦。

我上大学的心理感受

我上大学的心理感受

我真的不敢自诩大学生,我的陋见:“大”谓之强纳博闻,能自立自强,“学生”是对“大”的后天补充和充实。

不做你的树

不做你的树

“范小麦,你就是这个样子!”孟雷一把夺过我手中的箱子,抓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头也不回地走了。

谁是谁的谁

俊美的面容无法遮掩淌血的心,那一刻看着你远去,她的眼中满是悲伤的情绪。